日本的QR二维码是数字信息存储器,“扫一扫”专利是一个“扫码→解码→执行”的闭环系统。

“二维码扫一扫专利”全称“采用条形码图像进行通讯的方法装置和移动端”。该专利保护的是“扫码”这一行为,其对象是包括二维码在内的所有条形码图像。“扫一扫”专利公开了一种采用条形码图像在移动终端与后台服务器之间进行通信的方法、装置及移动终端,它实现的是对所有码制的条形码图像都能进行正确解码,并可保证用户信息的安全性,也可以实现在没有后台服务器的情况下,在移动终端一侧即可完成服务的提供。
根据专利原文,扫一扫的具体步骤如下:

1.通过移动终端注册为后台服务器的用户;

2.通过设置在移动终端中的照相机对条形码图像进行拍照;

3.解码拍摄到的条形码图像以获得编码信息;

4.解析编码信息,判断条形码图像是否根据预定的编码规则所生成;

5.移动终端提取与编码信息对应的服务信息;

6.移动终端向后台服务器发送服务提供请求消息;

7.后台服务器根据服务提供请求消息的内容向移动终端提供服务。

通俗地说,专利由“扫码”这一动作形成了一个闭环的系统。首先,由平台发布特定功能的二维码(此二维码包括但不限于QR码、DM码等);然后,由注册用户用手机扫码,手机提取二维码中的信息;手机向平台发送信息请求,平台执行特定功能;同时,用户的这一个行为被上传至云平台,即用户动作被记录。

此外,包括QR二维码专利在内,2014年,日本已有大约2万多个和二维码相关的专利。在日本特许厅(专利局)相当严格的审查下,依然没有发现专利与现存专利有重合,也正是说明“二维码扫一扫专利”与现有的日本QR码等二维码专利是两回事情。



“哲学指导科技发展,哲学高度决定科学深度”。

扫一扫专利的发明灵感,源于中国以人为本的道家文化哲学。二维码储存着信息,就相当于一个八卦,人们肉眼无法识别其中的信息,所以需要手机扫码解读,然后根据跳转的页面做出后续执行。扫码即解卦。

而美国硅谷大力发展的是人工智能。硅谷为了追求利润最大化,而不断改进技术、更新工具以节省人力资源、生产成本,因此人工智能是资本主义和消费主义发展到更高阶段的产物。硅谷走的是“以机器为本,用机器取代人类”的道路。

所以从哲学思维上来说,中国是“二维码扫一扫专利”思想的发源地。



1. 二维码操作便利、搭建成本低廉。

消费者安装二维码识别软件后,在贴有二维码的地方简单刷一下就可以完成交易。效率高、更便捷,并且可实现远程支付、随时随地付款。商家使用二维码收款则无需硬件设备,还可实现即时到账,收款记录随时提醒,无漏账错账,免收假币,资金灵活安排。

成本上看,使用银联,消费者出门需要带银联卡,或者携带装有NFC(近距离无线通信技术)设备的手机。商家需要安装pos机,不仅程序复杂,上海安装一台pos机的成本在400-800元不等,并且商家需再支付pos机刷卡的手续费,再次增加了商户成本。

2. 扫码支付具有更多的应用场景。

店铺付款、解锁共享单车、实时查看信息……如今在许多中国城市,扫码已成为民众的一项“必备技能”。据不完全统计,北上广三个城市中,个人每天手机扫码至少十五次。

3. 扫码支付更具有安全性。

扫码支付可以做到5W唯一:只要使用了扫码支付,就可以还原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因为整个场景都可以被记录并且被还原。转账就没有办法伪造。

4. 光取代电的技术发展进程。

光、电、磁现象都是粒子运动时,受自然力作用影响的物质结构间通过粒子运动传递能量现象,其中光效应是温度相对较高的粒子流,电效应次之,磁效应是温度相对较低的粒子流。人类最早利用的指南针的磁感应,然后是电机,现在要到光取代电的时代。

“光取代电”利用光反射作用,白天有太阳,晚上有月亮,因此“接入物联网服务”无时不有,无处不在,这才是真正的“链接一切”的“基础接入方式”。而银联pos机的“电电连接”,需要刷卡机这样的设备,增加成本,而且无法做到任意时间、地点进行连接,在应用场景上具有限制。

 



普通密码机制逻辑:密码(大部分是数字、字母)——验证机制——成功验证。

刷脸的逻辑:面部信息(指纹掌纹)——转化为内部密码——启动验证机制——成功验证。

一个核心问题就是,所有生物识别技术相对于传统的字符密码而言,其结果都有一定的模糊和不确定性。无论面部识别、指纹还是声纹之类的认证,都属于“非数字化校验”,只能近似,无法精准。没人保证今天自己的脸和昨天的一样,包括变胖了,变瘦了,受伤了,有黑眼圈了,精神状态不好了所以表情丧了。所以刷脸为了能够实现必须要有一定的容错。

有人认为生物特征是不可复制的,所以安全,毕竟手指、眼睛、脑袋都带不走。但是有一点被忽略了——这些信息被扫描之后数字化,就可以复制了。生物标识获取设备使你的生物标识容易窃取,例如做一个指纹膜或者脸部模型,就很容易破解脸部信息,一旦有利可图,市面上将会出现大量的生物标识获取设备,到时候满大街都有马云的仿真头像卖,也不是不可能。

其次,一旦信息被人盗走,生物特征的另一个属性就会带来灾难性的安全隐患:它是不可更改的。指纹信息、面部识别信息泄露了,怎么改?它会成为终身隐患,某个手指永远也不能再用于电子支付,不整容一辈子都不敢刷脸。

所以生物识别技术在目前看来不可能成为主流支付方式,最多就是在一些特定的小范围场景使用,或者作为传统支付手段的辅助验证方式而存在。